SmileTearts

【米英】Would you please give me a kiss?

梦境入侵:

—Would you please give me a kiss?

  

*情人节短篇

 

文/伞句

CP:米英

原作:APH

 

***

第十九天。

阿尔弗雷德一手托腮,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玻璃罩里的蜡烛,发呆。

 

还没到午餐时间,因此现在并不是餐厅的高峰时段。环顾四周,也只坐了零星的几桌人。

头顶传来柔和的音乐,音量不大不小,让人舒心。但阿尔弗雷德现在无心欣赏。

 

无论是桌上精致的摆设,还是餐厅里别具一格的装潢,亦或耳边动人的乐曲,甚至稍后会端上来的可口美食……所有的一切,他都不感兴趣。

他到这家餐厅来只为一件事。

 

阿尔歪了歪头,漫不经心地抓过桌上的餐刀把玩起来。而透过餐刀刀面的反射,他忽然看到身后的服务生正托着一个托盘朝自己走来。

他一愣,立刻坐直了身子,接着清了清嗓。

 

“先生,您的餐点。”

服务生来到桌前,用着和背景音乐一样不大不小的音量说着,然后利落地从托盘上端过意大利面,轻轻放在阿尔面前。末了将盘子稍稍向右移了一些,使其所在的位置更适合客人进餐。

“请慢用。”

说完,服务生将托盘夹在右侧手臂与身体之间,微微欠了欠身,准备离开。

 

“等等。”

对方刚迈开步子,阿尔就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是的先生?”

 

阿尔看着面前服务生的眼睛。浅浅的棕色,有些偏绿。美得慑人。

这让阿尔想起,最初就是这双眼睛吸引了他。

此刻再看,依然让人心动。

 

 “亚瑟,”他看着对方说,“下班后和我一起去吃晚餐吧。”

 

对方一听完这话,眉毛明显抽动了一下。然后他尽量温和地摆脱开面前人正抓住自己的手,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说:“琼斯先生……您还没放弃吗?还有我说过,请不要在餐厅里叫我的名字。啊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您可以在餐厅以外的地方叫我的名字……”

“因为你一直没答应我啊。”答得理所当然。

亚瑟语塞,眉头皱得更深了。

 

末了,他看着面前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笑容,再次叹气,说:“好吧……今天我五点下班,您要是能等到那个时候,我可以和您去吃晚餐。”

对方一听,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真的?哈哈亚瑟你终于答应我啦!嗯,当然能等!等多久都没问题!”

亚瑟无奈地看了看阿尔,然后欠欠身,说了句“请慢用”便离开了。

 

阿尔咧开嘴笑了。第二十三天,他心想。

自己终于成功了。

 

 

第一天。

和朋友来这家餐厅吃饭,注意到他。

 

第二天。

发现自己突然很想再见见昨天那个服务员,于是又来到这家餐厅。这次向另一个服务员询问了他的名字。

 

第三天。

再次来到这家餐厅,指名要他服务。虽然领班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照做了。

 

第四天。

发现自己原来是一见钟情。于是决定追求他。

 

第五天。

晚餐邀请计划。

结果被拒绝。

意料之内。不过自己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气馁。今天被拒绝,明天再来就是。

 

然后接下来的十七天,皆以失败告终。

 

 

这十七天内,自己每天都在上午十点准时踏入这家餐厅。而当自己走进来后,便总能看见不远处服务台旁他脸上那副“又是你”的无奈表情。

到最后,整个餐厅里的服务生都认识自己了,一见自己到来都会笑着打招呼。而领班则是会笑着走过来问,今天也是希望柯克兰为您服务吗。

 

而那位被追求者的态度也从最初的带着微笑礼貌拒绝到最后只是冷着脸说“不行”。

 

但,今天,他终于答应了。

 

所以事实证明,没有我阿尔弗雷德做不到的事。

阿尔骄傲地拿起叉子,插进面前的意大利面里旋转起叉柄来。

 

 

吃完午餐后,阿尔又点了一杯咖啡慢慢喝着。

在他将亚瑟叫来点单时还抱怨为什么没有可乐,最后只换来对方一个白眼。

 

从上午到下午,餐厅里的人由少变多,又由多变少。

期间阿尔就一直坐在座位上,一边吮着咖啡,一边全程将视线锁定在亚瑟身上,看着他来回忙碌。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当阿尔觉得自己已经快在座位上睡着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走吧。”

 

他一个激灵。回过头,发现亚瑟已经换下了员工制服。此刻他穿着便装,手里拿着外套和围巾,一脸无奈地站在自己面前。

“嘿嘿。”阿尔笑了,然后站起身,“走吧。”

 

 

两人选了附近一家评价不错的家庭式餐厅。阿尔点了牛肉汉堡,亚瑟点了炸鱼排。

 

亚瑟脱掉外套搭在椅背上,看着桌对面笑脸盈盈的人,说:“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吃过这顿饭,以后就别再来餐厅缠着我了。”

“喂喂,这么说很伤人诶!况且,你们的店老板可是很欢迎我呢。你看,我每天定时定点到餐厅吃饭,这么稳定又忠实的客人可不是哪都找得到的。”

亚瑟皱皱眉,心想什么歪理。然后接着说:“可是,琼斯先生,你———”

“阿尔。”

 

亚瑟被打断。他看着对方干净的笑容,叹了口气,改口道:“阿尔……如果你只是单纯来吃饭我当然欢迎,但,你这样……嗯,三番五次的纠缠,我很困扰。”

“什么纠缠,我只是邀请你吃晚餐而已嘛,你自己一直不答应。而且我是喜欢你才这样做的。所以啊亚瑟,要不要答应跟我在一起?”

说着就从桌面上伸过胳膊,握住了亚瑟的手。

“什———!”

亚瑟一下慌乱地将手抽回来。

 

无礼。实在是太无礼了!

这人的言行方式真是让自己感到不快!他未免也太自我意识过剩了吧!

 

亚瑟皱起眉头,尽量克制地回道:“咳,喜、喜欢我这种事……请,不要拿我开这种玩笑。”

 

“没有开玩笑啊。”

对方忽然收了笑容,一脸认真地看向亚瑟。

“从一开始就没有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亚瑟,不然你以为我每天往那家餐厅跑是为什么。说实话你们店里的东西真的很难吃诶,我每天可是牺牲了汉堡来找你。你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

阿尔就这样直直地看进亚瑟的眼睛,嘟了嘟嘴,有些委屈地说道。

 

亚瑟被对方这眼神看得一愣,莫名有些慌张起来,于是下意识地别过了头。

他看着桌面,思考着对方刚才说的话,不知该如何作答。

 

说实话,他最开始以为对方只是个恶作剧的小鬼。大概是整天在学校待着太无聊于是在吃饭时顺便捉弄人找找乐子。

随便一家餐厅,随便一个服务生,随便一个玩笑。仅此而已。

自己对他的话,从来没真正放在心上过。

 

而此时对方这样一说,亚瑟才微微意识到,对方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毕竟粗略算算,他差不多已经连续二十几天到自己工作的餐厅来吃午餐了,如果只是开玩笑,做到这地步未免也太夸张了些。

 

这么一想,亚瑟对面前人的看法一下变了,甚至还多了些愧疚感。但他依然不知该如何接话,于是只是微微低下头,沉默着。

好在食物很快送了上来,亚瑟不用再费心思考话题。他迅速拿起刀叉,用食物当起了挡箭牌。

 

阿尔倒并不在意,他表情重回到之前的微笑,也握起了刀叉。

 

上菜的服务员离开后,阿尔忽然笑着说:“看,这样出来吃顿饭感觉挺好的对吧。每天都在餐厅里服务别人,偶尔试试被别人服务也挺不错的不是嘛?”

“呃,啊、啊……”对方刚开口亚瑟就被吓一跳,不过他没想到阿尔是说这个,于是转而松了口气,有些慌乱地答道。

 

一顿饭下来安静。

两人很快吃完,结完账后走出了餐厅。

 

站在餐厅门外,阿尔看着正在系围巾的亚瑟,问:“你住哪?”

“呃……就在附近,我走回去就好。”

“嗯,走,送你回去。”

“呃,不、不用了。”

“走啦。”

阿尔笑笑,伸出手放在亚瑟背后轻轻往前推了推。

亚瑟有些犹豫,但也不再拒绝,于是和对方并肩朝家的方向走去。

 

“说起来……”

在半路时阿尔忽然想起了什么来。

“嗯?”

亚瑟回过头看着对方。他忽然发现街灯下的对方和餐厅里稍有些不同。想来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在餐厅以外的地方注视他。

 

“我最开始啊,一直以为你的眼睛是棕色的。你看,你们餐厅里的灯光总是很暗嘛,墙纸和地板也都是偏深的颜色,所以在环境色的影响下你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偏绿的棕色。不过刚才在那家餐厅里我才发现,原来你的眼睛是绿色的啊。”

“啊……这样。”亚瑟点点头。他这才想到自己还未曾注意过对方眼睛的颜色。

是什么颜色来着……

紫色?黑色?褐色?绿色?

 

“嘿嘿,绿色就更漂亮了呢。我当初就是因为这双眼睛才注意到你的,亚瑟。”阿尔忽然轻描淡写地补了一句。但亚瑟却听得浑身一颤,随即微微红了脸。

他庆幸这是晚上。

 

 

十几分钟后两人便走到了公寓楼下。

亚瑟在路灯旁停了脚步,转过身说:“送到这里就好。呃,谢谢你,那么……再见。”

“嗯。”阿尔两手插在裤兜里,满脸堆笑看着亚瑟。

 

亚瑟点点头,转身朝阶梯走去。不知为何,此刻他心里忽然氤氲起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亚瑟。”

“嗯?”

亚瑟刚踏上第一层台阶就被叫住。他停下脚步转过头,而下一秒,自己的嘴唇和鼻翼就晕开了一片温热。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暖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对方左手环过自己的腰,右手紧紧抓住自己的上臂,深却尽量温柔地吻着自己。

亚瑟睁大了双眼,整个人惊呆在原地。甚至直到对方的唇齿慢慢离开,他也没有记起要挣扎。

 

视线中阿尔的脸稍稍退开了些,但依然近在咫尺。

他嘿嘿笑着,看着满脸惊讶的亚瑟,轻轻地说:“嗯,果然还是绿色好看。真的很漂亮,亚瑟的眼睛。”

说完他慢慢放开了亚瑟,三两步跳下阶梯,侧过身子挥了挥手。

“再见啦亚瑟,晚安。”

说完便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亚瑟愣在原地,看着对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脸越烧越红。

眼神停在他离开的方向,怎么也移不开。

最后他眨眨眼睛,大脑似乎终于恢复了运转。

他伸手摸上嘴唇,有些烫。但不知是自己手指太冰凉还是嘴唇温度真灼人。

 

亚瑟有些出神。他望着路灯温暖的光,脑子里挥之不去刚才阿尔的脸。

 

啊……看到了。原来是,蓝色。

 

 

***  

 

 

接下来的几天,阿尔弗雷德再也没在餐厅里出现过。

 

每天上午,当墙上的挂钟指向十点时,亚瑟就会不由自主地朝店门口望去,试图捕捉到某个人的身影。

但对方再没有出现。

 

本以为只是一两天,大概学校有事很忙,过段时间就会来。但一连好几天,对方依然没有再到店里来。

也许……不会再来了。亚瑟想。

 

终于摆脱了一个烦人的家伙,是很值得高兴的。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莫名其妙地总指名要自己服务,也不会再有人在自己走到餐桌前时邀请晚餐,不会再有人缠着自己。

很好。自己可以恢复原本的生活了。

 

但,却觉得心里缺了一块。寒风就从空的地方穿过,吹得心脏发凉发痒。

 

怎么……忽然有点不习惯了。

亚瑟烦恼地想。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心情。

 

而在又过了几天后,当亚瑟已经快准备放弃时,他重新看到了那人的身影。

 

他和往常一样,在指针指到十点时推开店门走了进来。

当看到他面带微笑出现在自己的视野时,亚瑟心里怦通一下,整个人忽然紧张起来。

 

他远远地看着他坐在了平时坐的位置,然后领班走上去和他说了什么,接着领班朝自己走来,说:“柯克兰,那位先生又来了,去吧。”

“哦……哦。”

亚瑟点点头,慌慌张张地拿过餐牌走了过去。

 

一段距离忽然变得异常遥远。

亚瑟每走一步心里都跟着加速一下,等走到对方面前时,他觉得自己紧张得快把心脏吐出来了。

“先、先生,请看菜、菜单。”

一出声亚瑟就真想拔了自己的舌头。

该死!好好说话亚瑟·柯克兰!有什么好紧张的!冷静点!

 

阿尔闻声抬起头,在看到亚瑟后一下笑了出来。

“亚瑟,好久不见,我来了。这几天有想念我吗?”

“啊?”

本还有些羞怯的亚瑟此刻一听对方这话立马无名火起。

 

“谁、谁会想你啊!你不过是、不、不过是……”

不过是吻了我而已。

 

“我才、才……”

我才没有喜欢上你。

 

“哈哈好啦好啦!跟你开玩笑呢亚瑟,干嘛这么害羞嘛。”

阿尔笑出了声,然后伸手从亚瑟怀里取过了菜单。

“谁害羞了啊!你,你简直是!啊!够了,还是叫别人来给你服务吧!”

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喂———亚瑟,你要逃跑吗?”阿尔一手托腮,慢悠悠地在亚瑟身后说道。

“跟你说了不要在餐厅里叫我亚瑟!而且我才没有逃跑!”满脸通红地转过头。

 

都分不清他到底是在害羞还是在生气了。不过,怎样都好啦。阿尔笑着心想。

 

“是是,那么,服务生,我要点餐。”阿尔一边慢慢说着一边挥手,示意亚瑟过来。

 

他故意的。

亚瑟愤恨地想,但还是不情不愿地过来了。

“是,请问需要点什么。”亚瑟拿出记录牌和笔,满脸羞愤地准备记单。

 

 

点完餐后,亚瑟几乎是逃一样地离开了桌位。

他送完餐单回到服务台旁,悄悄看向不远处的阿尔。

眼神情不自禁地黏在对方身上,怎么也移不开。而一旦对方转过头来和自己视线相接,他又立刻紧张地别过眼。

 

阿尔托着脸,饶有兴趣地观察着不知所措的亚瑟,觉得他今天比任何时候都要可爱。

于是他笑笑,微微举起另一只手,用视线抓住亚瑟后叫到:“服务生。”

 

亚瑟反射性地看过来,对方的眼神立刻就投进自己的眸子里,这下无法装作没听见了。

亚瑟抿抿嘴,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是的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亚瑟冷着脸,语气生硬地问道。

“你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吗?”

“先生,如果您没什么需要我就离开了。”说完转身准备走。

“诶诶!好啦好啦不要生气嘛!跟你开个玩笑而已!”阿尔哭笑不得的拉住亚瑟的胳膊,然后说:“你能给我一杯水吗?”

“好的,请稍等。”

亚瑟快速走到一旁倒了一杯白水回来。

“请慢用。”在将杯子放在桌上后,亚瑟欠欠身,离开了。

 

而在餐点刚送上来没多久,阿尔便又叫来了亚瑟。

“服务生。”

“请问有什么需要,先生。”

“你能给我点黑胡椒汁吗?”

“好的,请稍等。”

 

亚瑟朝厨房走去,途中他忽觉对方是在捉弄自己,毕竟以往他从不曾这样过。

什么白水,什么黑胡椒汁,这些根本都不是他想要的吧,他只是为了看自己为他跑来跑去的忙碌样子找乐而已!

他把自己当什么了!

……好吧,他把自己当服务生而已。自己确实也是。

这么一想,亚瑟忽然感到自己这愤怒有些无道理。但不知为何,心里就是忍不住生气。

 

亚瑟很快带回了酱汁送到阿尔桌上。这次他连“请慢用”都懒得说,直接转身走了。

阿尔倒是不介意,他笑笑,拿过了酱汁往盘子里加。

 

而在吃到一半时,阿尔第三次看向亚瑟,笑着喊道:“服务生。”

 

亚瑟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他搞不清对方今天为何这么反常,也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气冲冲地来到桌前,冷冷地说:“是,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需要。”

 

阿尔看着面前人脸上毫不掩饰的愤怒表情,先是愣了愣,接着一下笑了出来。

他喉咙里发出低浅的笑声,不大,但清晰。

 

亚瑟看着他这副样子,更加确信自己是被捉弄了,于是瞬间产生出一股巨大的羞耻感。

他站在原地,咬紧了嘴唇,半天说不出话,只是就这样看着座位上的人。

 

末了,阿尔慢慢缓和了下来。他重新抬起头,看着亚瑟的眼睛,笑着问:“你能给我一个吻吗?”

 

亚瑟的表情一颤,立马变了。他愣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对方的话。

而最后代他回答的,是他自己涨红的脸和飘忽不定的眼神。

 

阿尔轻轻牵过亚瑟的一只手,问:“你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吗?”

“知、知道。”亚瑟低下头,另一只手慢慢捂到嘴前。

“下班后有时间吗,我在餐厅定好了座位。”

 

亚瑟不语,只是低头红着脸沉默。良久,他感受着从指尖传来的对方手心的温度,点了点头。

 

阿尔一下笑得更开了。

他将亚瑟轻轻往自己这边拉了拉,温柔地问:“那,这位服务生,我要的吻呢?”

 

亚瑟满脸涨红,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抱歉先生,我们,并不提供这种服务。”

阿尔面不改色地继续笑着问:“那,以亚瑟的身份呢?”

 

对方的头随即埋得更深了,但阿尔依然能捕捉到他烧红的脸颊和抿紧的嘴唇。

 

迟迟没有回答,看来是拒绝了。

但,他停在自己掌心里的手指却在不知不觉中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

 

【END】

 

 

 

阿尔&亚瑟,情人节快乐~

最后终于赶上了☆

 

第一次尝试写短篇,感觉有很多不太满意的地方。大概是因为自己无论如何也想在今天过去之前完成,所以时间限制导致有些想补充和细化的地方不敢随意下笔,否则会让校对和修改时的工程量加大从而耽误进度…… 找个时间也许会把这篇整体修改一下?

不过倒也体会了一把“限定时间作文”的感受,算是增加经验吧,以后会继续努力的w

 

觉得当阿尔已经知道亚瑟喜欢上自己后,还故意捉弄对方,把对方叫过来前后说出“Would you please give me a glass of water?”、“Would you please give me some pepper sauce?” and “Would you please give me a kiss?”的场景,实在是,太可爱了! ^q^  

这就是最初写这篇文章的契机呢,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画面w

本来想写得更甜一点,但最后出来的成品却感觉意外的很平淡呢…【。

虽然不够甜,不过希望大家读完这个故事心情也能和这两人一样暖暖的吧

 

那么,今天也被甜蜜的米英治愈着~

祝大家节日快乐哦 (^-^)